相关文章

考勤打卡机 职场人最“痛恨”的发明

从点名册上打钩钩、签字、卡片,到打卡机、微博打卡,甚至刷脸卡……

所谓打卡,原指一种比较原始的考勤办法,在产业经济时代,它是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契约标志,到了知识经济时代它的涵义已经扩展,成了按时按点考勤的代名词。从最开始的手写签到,到后来的打卡片,再到现在最流行的指纹考勤,打卡方式,随着科技进步不断改头换面变迁着。

不过,面对早起后的交通拥堵,上班没法准点;朋友聚会,下班无法提前……多数职场人对打卡机是既痛恨又无奈,甚至被职场人公认为最痛恨的一大发明。关于打卡的故事天天在发生,常常被念叨。

打卡时代1.0

受访者 张国刚,45岁职 务 公司人事部主任

打卡时代谁为打卡机活着

作为公司人事部主任,聊到打卡这个话题,张老师说,许多人可能都会咬牙切齿地看着他,但“没有规矩不成方圆”。20多年下来,他还是十分感谢打卡机的出现。

1993年,在厂长的指令下,时任某化工厂办事员的张国刚,在车间里顶着众人异样的眼光念出最新规定:全厂开始统一上班时间,早上8点以后关闭厂大门,被关在外面的一律记为迟到。一次扣几元,迟到3次全厂通报批评……打卡的日子正式来临。

率先来到的是传说中的“签字画押”。“各大车间门口贴的都是考勤告示,每天都有端着饭盒和水瓶的工人在面前低声细语,保卫科的一大早就去厂门口守着,开始实行的头两天,厂长、副厂长还亲自蹲点。”张国刚说,当时工友们迟到被扣罚的具体金额已记不太清楚,但“怨声载道”这个形容词绝不为过。

“紧接着开始按工时记薪,就有了我这样专门的考勤员开始计算工时。七八个车间,要挨个走一遍,点名册上打打钩,感觉一上午就不能做其他事情了,上班就为考勤活着。不管到单位后要做什么,之前拼死拼活也得把时间算准,只要签完到,人就长出一口气。”

看似简单的姓名笔画和数字,给张国刚的生活带来不少变化。“开始时,大伙见了我还笑脸相迎,后来,有人就算在食堂见到我也绕道而行。”张国刚说,自从当上“人肉打卡机”,平时关系好的同事都开始对自己严阵以待,隔壁车间还有人给自己取了不少外号。“那时我还是20多岁的小伙子,就有人偷偷喊我张老头!许多熟人迟到,也要找亲戚来说情求放过,搞得我左右为难。”

人情绕不过,老张还因考勤的事作过一次深刻检查。“事情败露于一次上级的突击检查上。那次是儿童节,有好多人私下请假送孩子去学校参加活动。结果厂长来了,我的半个月奖金就没了……”但此事纠正了不少同事的作息习惯,老张感觉大家看他的眼光也不一样了,迟到的人数一天比一天少。

再后来,工厂改制,张国刚也成为国有股份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。“领导换了,同事变了,但我的工作任务有一项仍没有变,那就是能细化到分和秒的考勤打卡机。”张国刚笑着说,现在,自己偶尔也会提前早到守在公司大厅去看看,熟悉的,生动的场景永远反复重播着:前台美女踩着高跟鞋以30公里的时速冲向打卡机;策划部帅哥一手拎着公文包一手拎着鸡蛋灌饼和豆浆,对着打卡机一通猛按;销售部经理先将车停在大厅门口,连滚带爬地进来打卡,然后再去找车位……总之,员工个个都像短跑运动员。

打卡时代2.0

受访者 代欣(化名),25岁职 务 广告公司职员

打卡不息上班族智斗不止

如果说人工考勤还有马虎的可能,但打卡机的出现让上班族最后一丝“钻空子”的希望化为乌有。如今,许多单位都装了高科技的指纹打卡机。

说到上班打卡,代欣就气不打一处来:上个星期迟到了两回,每次扣了50元,一共遭了100元,用她的话说就是,又要少吃一顿火锅了。“公司里最铁面无私的,不是老板,而是那台打卡机。你迟到就是迟到了,哪怕只是迟到一秒,它也会毫不留情地记录在案。到月底,就成为扣钱的依据。”代欣说,自己一个月工资3300元,平均每天就100元多一点,一旦迟到了5分钟不到,就扣掉一半,这实在太不人道了。

在大学读书时,代欣就是出名的“早上永远都睡不醒,晚上怎么都睡不着”。上班后,公司严格的考勤制度让她很不适应,第一个月就迟到了10多次。“那个时候还在实习,工资低得很,我第一个月工资的一半都‘捐’给迟到罚款了。”

后来,有朋友告诉代欣一个逃避打卡考勤的办法:复制自己的指纹到一张膜上,这被广大网友戏称为“指纹打卡机克星”。“以后让同事拿着这张指纹膜帮着打卡,迟到一会儿问题就不大,也不会扣钱了。”代欣还真动了心,正准备上网找能够制作指纹膜的商家时,看到好多律师、专家都在提醒“千万不要找别人制作自己的指纹膜,因为指纹泄露后后患无穷”。尽管睡懒觉的诱惑在向她招手,但代欣天生胆小,暂时打消了找人复制指纹的想法。

有一天,一个网帖又让代欣的“指纹膜打卡计划”死灰复燃。代欣无意间(真的是无意的)看到一个自制指纹膜的网帖,作弊手段一个赛一个,还配有详细的制作图解,从香口胶、透明胶、双面胶、蜡烛、剪刀、易拉罐到打火机,就可以搞定。“我当时那个激动啊,赶紧上街买打火机。我能不激动吗?自制指纹膜就不存在指纹泄露的问题啦。”

接着,代欣无不遗憾地说:“我都自制出来了,我容易吗?我一个大笨妞为了伟大的‘指纹膜打卡计划’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指纹膜做出来,结果才用了两天就发生一件事儿,我就放弃了……”因为,之前那个用指纹膜逃避打卡的朋友,在偶然的一天遭领导发现了,而且过程之奇葩:有一天她记得要开一个特别重要的会,就急匆匆赶去了,结果进门还是迟到了,领导当时就纳闷了,“你不是早就来了吗?卡都打了呀!”代欣说,那个朋友后来因为指纹膜这个事儿被辞退了。自己被吓住了,自觉地销毁了才用了两天的指纹膜。

最近,为逃避打卡脑汁绞尽的代欣尤其郁闷,几乎又想要重启“指纹膜打卡计划”了:“人类真是阻挡不了打卡机了,领导竟然找来工程队,准备在打卡机旁安个摄像头。可是,我每天上班路上的堵却‘生生不息’,20分钟的路,公交车要开1个小时,地铁何时修到我家门前啊?”

打卡时代3.0

受访者 网友们职 务 不详

生生不息微博打卡刷脸卡

打卡永远是上班族和老板玩的老鼠躲猫游戏。随着时代进步,管理者也在不断升级考勤设备。微博打卡,对老板来说省心又省钱,对员工来说则是一个噩梦。

一些严格的老板要求员工每天到办公室时都发一条微博,必须带一张当时拍的办公室的照片,还得带上地理信息(也就是微博上经常看见的“#我在某某地#”),下班的时候,还得发一条类似的微博以防早退。不过,按网友的话说就是,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”。一位网友支招了,地理信息可以修改作假;照片嘛,第一天先拍好;更简单的是,第一天就把微博编好存成草稿,第二天在被窝里把草稿发出来就行咯。

但这样做也不是十全十美的。有的老板心机那是缜密的,要求拍的照片必须能看出天气。如果第一天艳阳高照,第二天阴雨绵绵,那就露馅了。再加上老板不时巡岗,微博打卡似乎还是蛮有效的。

还有更厉害的,就是把电影里常看见的刷脸卡付诸实践。曾经因为在课堂上劈砖而走红网络的川大教授魏骁勇,自行研发了“基于人脸识别的考勤系统”,不愧为计算机科学系的主任啊。

每次上课时,魏教授用手机将课堂进行多角度拍摄。下课后,再利用全景拼接技术,把不同角度的照片无缝拼接到一起。放到电脑服务器上进行对照,与全班都在时的数据一识别,就能显示出哪个学生逃了课。“只需几秒钟,电脑就会自动记忆并分析学生的座位情况。”

网友一边大呼“技术宅老师伤不起”,一边质疑“如果我脸上长了青春痘怎么办”“如果那天我没化妆怎么办”“如果我换了发型怎么办”“如果我换了个眼镜怎么办”……

不过,魏教授说了,可以自动修正,没得问题:“如果学生局部发型有变化或者照片拍得不好,电脑会根据其他同学的座位情况,进行自动识别并修正,算出这位同学的座位概率。”

观点对决:取消打卡就身心舒坦了?

据说,打卡机是IBM发明的。事实上,中国人过去是习惯签到的,有外资企业后才开启机器打卡制度。竞争激烈、工作压力增加、生活节奏加快,职场人对私人时间更加重视也更加敏感,希望在工作与私人生活之间找到平衡。不过,作为职场人,工作的压力并不仅仅来自打卡。因为有人说,取消了打卡,不一定就意味着大伙儿有了更多的自由。

老板说考勤都弄虚作假,工作能尽心尽力?

赵世强(成都某投资公司副总经理):在职场,无论你怨与不怨,打卡机总是在那里。诚实应该是做人的第一准则,如果每天的考勤都弄虚作假,面对自己的工作还能不能尽心尽力?老板能放心地把工作交给这样的团队去完成吗?每天工作很辛苦了,还要浪费脑细胞来挑战公司的制度,玩这种游戏有意思吗?

高伟(成都某电子公司人力资源总监):员工自我管理能力强,有好的工作态度自然就不会迟到、早退。我也遇到过总迟到的人,每次理由还都不一样,有的理由说出来可能连他自己都不能相信。人人都渴望自由,弹性工作对职场人来说虽然有了更多的时间掌控权,但企业同时也会有更高的要求,企业最终目的是为了获得高业绩、高回报。

员工说与其熬着打卡生活,不如接受命运

网友“沛沛乐”(某商业银行银行柜员):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既然都在职场上打拼,也逃不掉公司严格的打卡制度。人生没有完美的,与其偷偷摸摸熬着打卡生活,不如学会接受命运,努力调整自己。与其每天争分夺秒地完成打卡大事,不如早睡早起。

袁莉(成都某国际旅行社计调员):说到底,考勤是为了保证每天的工作时间和工作质量。如果最终目的达到了,何必斤斤计较于几分钟的迟到或早退。其实,除个别人,大家都有基本的职业道德和工作责任心。再说,不少人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了规定里的八九个小时,但没有见谁去跟打卡机闹吧?

网友“小飞鱼”(某国企行政专员):自从公司实行指纹打卡后,可以说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就变得一团糟。工作提前完成,还得在单位耗着。等到6点半打卡下班,路上堵成一片。从城东到城西,回家已是8点。还要不停听老公抱怨没人做饭、收拾家。第二天上班迷迷糊糊的,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二者兼顾了,疲劳感实在是与日俱增。

李媛婷(成都某保险公司理赔员):打卡上班,有段时间的确让人痛不欲生。刚开始时,每天起床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盼着打卡机坏掉,可以逃过一劫。可许多年以后,这个愿望依然只能存活在“我的歌声里”。于是,我把自己的所有时间都调得比公司的打卡机快10分钟。习惯成自然,我们部门的出勤情况是全公司最好的,奖金自然也是最多的。

专家说弹性工作制,不适用于所有职业

金正权(成都资深IT猎头):作为雇主,给了薪水,当然希望员工能认真工作。规定上下班时间,用打卡进行考勤成为全球通用的一种公司制度。

虽然和传统的固定工作时间相比,不想打卡的员工高呼“弹性工作制更体现人性化管理,更利于员工创造力的发挥,对提升工作绩效及员工满意度都有积极意义”,但从现实出发,其适用范围相对还是狭窄的。

作为一种特殊的、专属的工作制度,弹性工作制不能适用于所有职业,仅限于适用工作结果能够较准确量化的职位。因为打卡是员工到工作场所工作的重要证据,是一把双刃剑,既约束员工,也保障员工权益。员工迟到早退能被记录下来,加班也能被记录。如果不用打卡,额外的工作也可能会因此无法计算,导致新问题的产生。

事实上,不打考勤的弹性工作制不是没监督。因为,大家首先应明确,你是在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而工作。

华西都市报记者王晓鸥张飘逸